k..

团厨

团长日常的毒鸡汤以及最后狂霸酷炫的背影
利利思考人生ing
所以团长在这么早的时候觉悟就这么高了吗 无情10的男人啊(心疼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)

日常刷无悔的选择(1/1)
沉迷利威尔和埃尔文的前缘(误)
官方爸爸真·大手

【童关】勇气2

大明星×小白领

    谢童接通电话时刚下了戏,左手接过小李递来的矿泉水,炎炎夏日,时值八月,闷热的摄影棚里吵吵嚷嚷的。
    “儿子,在剧组还适应吗?”王娟的声音隔着电话线传来,无端地散去些暑气。“还行吧,今天有个大夜要熬。”谢童一仰身,靠在椅背上,咕咚咕咚灌下两大口水,放了水又找出剧本,对着一大串荧光笔划出来的台词默默记背。“那妈要不给你探探班?正好今天小关来帮我,我能抽空看看你。”王娟听了有些担心,忙急切地问。“妈您别来了,省得麻烦。”谢童一口回绝。
    “您刚才说小关?新的员工吗?”谢童敏锐地捕捉到王娟话里的关键字,随口提了提。“哎呀,不是的,”王娟提到她时连语气都带上了几丝欢快,“上次来我店里喝醉那女孩,你记得吧?”谢童闭眼想了想,只记得是个穿白裙子的高瘦姑娘,再仔细想却什么都回忆不起来,“嗯……模模糊糊吧。”王娟不管这么多,一心介绍着关雎尔,“她叫关雎尔,从上次我送她回家之后,老是来我店里帮忙,说是很感谢我,哎呀,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这么可爱啊。真好。”
    听着电话那头王娟的感叹,谢童觉得有点心酸,因为工作的特殊性,他没什么时间陪她,甚至陪她逛街都做不到。“对不起,妈,我没空陪你。”王娟闻言有点着急,“哎,妈没怪你的意思,你工作忙,妈理解的,再说了,妈还能天天在电视上看你呢。”谢童抿了抿唇,“那您帮我谢谢那个小关,谢谢她能去陪陪您。”王娟一一应下,末了不忘叮嘱一句,“那你注意身体,别太累了。”谢童答了个好,挂掉了电话。
    拿下手机,通话时长是十五分钟零三秒,谢童怔怔地盯着屏幕,直到它慢慢暗下去自动锁屏,想了想决定这两天找时间回去一趟。“童子!童子!开拍了!”场记远远地喊谢童上戏,谢童连忙应了声,放下手机快步走去。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出一个身着白裙的身影,那姑娘叫什么来着,关雎尔吗。
    关雎尔推开小吃店店门的时候正是人最少的时候,王娟一手端着空碟子一手拿着抹布擦桌子,半个身子压在桌子上,听见声音后扭着头看她,姿势有些滑稽。“王阿姨,我来了。”关雎尔抿嘴笑了笑,王娟也笑了,“小关来了啊,今天吃点什么?阿姨给你做。”关雎尔走到靠窗的桌边,拉出椅子放下包,“照常就好,阿姨您慢慢来,我不急。”王娟说好,匆匆抹了两下桌子就走去后厨。
    关雎尔撑着头坐在椅子上,百无聊赖地拿指尖敲着桌面,发出笃笃的声音,她想了想还是从包里找出了笔电,决定把刚才没翻译好的邮件翻译完。邮件涉及的专业词汇过多,她翻着电子词典,前前后后用了二十几分钟才翻译完,关雎尔放了电脑,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,这才感觉有点奇怪。这么久过去了,王娟还没有把馄饨端上来。
    关雎尔连忙冲向后厨,“王阿姨!王阿姨!您怎么样了?”无人应答,关雎尔慌乱地四处寻找,最后在灶台前发现了昏倒的王娟,锅里的馄饨早已煮的发焦。关雎尔扑到王娟身上,小心摇晃了她几下,王娟一动不动,关雎尔被吓了一跳,连忙颤抖着从包里掏出手机,哆哆嗦嗦地播了120,等着通话的间隙不忘关上火。
    小李接通电话,一句伯母好还没说出口,就被那头颤抖的一声“童先生”给吓得一机灵。“童……童先生,王阿姨她昏倒了,我把她送到医院了,她……她现在还在急救,我在她通讯录里找到你的,你能不能来帮帮忙啊。”听着那边乱七八糟的一通话,小李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直觉是骗人的,正准备挂电话,一抬头看着谢童迈着优越的长腿走过来,忙把手机递到他跟前。
    “你妈打来了,不过有点奇怪。”谢童接过电话,“喂?”那边的女声正在报一个什么地址,“妈?你怎么了?”关雎尔感觉换了个人听电话,“你是童子吗?我在王阿姨手机上找到你的,童先生,她刚刚昏倒了,我把她送到了六院,但是她现在还在抢救,我……”关雎尔还没说完话就被谢童打断了,“我妈出事了?六医院是吧?我马上来,你等着!”说完扭身跑出摄影棚,小李在后面喊他,他回了句有急事就匆匆忙忙跑出去了。
    谢童摸出一个一次性口罩戴上,保险起见还不忘往鼻梁上架一副老土的黑框眼镜,他照了照镜子,很像一个得了感冒的病患。感觉万无一失之后,谢童下了车锁上门,一路跑进医院。
    谢童感到急救室的时候,关雎尔正握着手机紧张地来回踱步,“哎!您是童先生吗!”关雎尔看到他,连忙一路小跑上来,“童先生,王阿姨已经进去两个小时了。”谢童看了她一眼,点点头,“麻烦你了,谢谢。”谢童依稀想起来眼前的女生是自己的粉丝,干咳了两声,背过身去,“那个,我姓谢。”关雎尔有点窘,“对不起啊,谢先生,我看那个备注是童子,我还以为你姓童。”怕被关雎尔认出来,谢童匆匆走开缴费去了。
    关雎尔被这个大乌龙搞得红了脸,电话铃适时地响了起来,“小关关,这么晚了,你在哪儿呀?”邱莹莹元气的声音响了起来。“我在医院呢。”关雎尔小声回答。
    “什么!医院?关关你怎么了?”听着邱莹莹焦急的声音,关雎尔连忙回答,“不是我,是我一个认识的阿姨,她昏倒了,我把她送进医院。我估计一时半会还回不来,要不你先休息吧。”邱莹莹松了口气,“行吧,那我给你留门,你自己注意安全啊。”关雎尔应下,互道了再见才挂了电话。
    眼前忽然落下一片阴影,关雎尔抬头,看见一个人站在跟前,她眯了眯眼,心跳突然快了起来,这个谢先生身形好像谢童啊。“你饿不饿,需不需要去吃点东西,我妈这边我来守着。”谢童低头问她。刚才太着急了没有注意,这会静下心来听,关雎尔震惊地发现,眼前这人的声音都和谢童极其相似。
    心脏被提到了嗓子眼,关雎尔感觉自己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,“你……你是不是谢童。”那人不回话,沉默了小半分钟,“还是被你认出来了,我是谢童,再次谢谢你救了我妈。”
    关雎尔突然觉得眼前炸开了烟花。

不管不管 依旧是毫无逻辑的一章
为童关消除一切不可能
好了我去看更新了

【童关】勇气 1

大明星×小白领

    揉着酸痛得突突跳的太阳穴,谢童仰着头靠在保姆车车座的椅背上,路灯一盏盏渐次略过,明黄的灯光投在他英气的侧脸上,在鼻子边落下一片黑影。
    “童哥,现在回家吗?”助理小李从副驾扭过头问谢童。谢童摇了摇头,刚刚从新剧的开机宴上回来,被导演和投资方灌了好些酒。剧组给他准备了酒店,却被谢童婉言拒绝了,说是在上海有房子,住着舒服一点。
    “不了,先去我妈那儿。”谢童想了想,脑子里浮出了那个老妇人慈爱的笑以及出自她手的热气腾腾的馄饨。谢童说的妈是她的养母,王娟,她跟着谢童来了上海,在小吃街租了一家不大的铺面开馄饨店。谢童低头看了看手机,十一点四十三分,这么晚了,也不知道妈睡了没。
    “行吧,下个星期就要进组了,现在去看看你妈也好,”小李赞同道,“明天周末,你要住在那儿吗?”谢童回了一句看情况吧,又闭上眼休息了。
    初夏的夜晚碰上梅雨季节,空气格外的寒冷湿润。关雎尔叹了口气,手肘碰到了桌面,感觉上面潮乎乎的,“阿姨,再给我拿瓶酒!”她对着里间大声喊叫了一声,打了个充满啤酒味儿的嗝。王娟左手拿着瓶冰啤,右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水,从围裙兜里掏出一个开瓶器,脚下生风地走到关雎尔面前。“哎呀,姑娘,你都醉成这样了还喝啊。”她看着关雎尔涨得通红的笑脸,觉得有些为难。“阿姨,你别管我,我和朋友吵架了,心情不好,得喝点酒发泄一下。”王娟放下啤酒,嘴上不忘劝着,“你一个小姑娘,这么晚了怎么回家啊,多危险啊,要不要叫你的朋友来?”
    正当这边僵持不下的时候,门口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。王娟抬头,看到高高大大的谢童站在门口扶着门把,带着帽子口罩,一张俊脸遮的严严实实的。“哎,儿子,你来的正好。”谢童闻声快步走上前,“怎么了妈?”王娟担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这小姑娘非得要喝酒,但你瞧瞧她那样子,醉得都要不省人事了,哪里能再喝。”谢童循声望去,只见桌上倒着两个空玻璃瓶,再看到关雎尔通红的俏脸。就这点酒量还来买醉,谢童表示不能理解。“那您打算怎么处理?”王娟搓了搓手,“我看她一个小姑娘家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家也不方便,不如你就让小李送送他?”说着往门外张望了一下。
    谢童有些无奈,“妈,您是开门做生意的,怎么连客人都管上了?”王娟看了一眼已经趴桌上的关雎尔,似乎还想说什么,“这样好了,我给她朋友打下电话,看能不能来接她。还有,我已经让小李回去了,我这星期要住家里。”王娟听到后半段话早已兴奋地笑起来,“你要回家住?那好啊,你的房间我每个星期都有打扫。饿不饿,妈给你下个馄饨?”谢童点点头,看着王娟哼着歌走进后厨,然后拿起了关雎尔反扣在桌面上的手机。修长的手指解开了锁屏,十六通未接来电争先恐后地跃上屏幕,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,备注是莹莹。谢童回拨了电话,把手机举起放在耳边,想了想又挂断电话,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。
    (你好,这里是 娟姐小吃店 你的朋友喝醉了,你能来这里接一下她吗?)
    那边回的很快。
    (好的,我马上来。)
    谢童深深地看了一眼关雎尔,心情还不错。他没看错的话,她的锁屏好像是他的杂志封面,还是昨天刚出的图。想到偶遇自己的小粉丝,谢童心情颇好地放回关雎尔的手机,转而掏出自己的手机,自拍了两张发了微博,配字是大笑的表情。然后又看了会评论,收起手机,慢慢悠悠去了后厨。王娟正在往碗里加葱花,听到动静后抬起了头,“哎,进来干嘛,里面脏,你去外面等着,我一会就给你端过去。”谢童刚想回话,就听见外面有人在叫喊,“关关,关关!”王娟和谢童对视了一下,把馄饨塞到谢童手里,快步走了出去。
    谢童唏哩呼噜吃完最后一个馄饨的时候,王娟快步走了进来,“你把店门关了在里面等我,这么晚了,那两个小姑娘回家太危险了,我送送他们。”谢童回了句注意安全,扭身洗碗去了。
    他边洗碗边想,自己妈可真是个好人,丢着宝贝儿子不管,去送两个客人回家,莫名觉得有些酸溜溜的。

毫无坑品 入坑须谨慎
抛掉逻辑我们来一起摇摆ヾ(❀●◡●)ノ